在傷科的這條路上,我一度是感覺到相當孤獨的,
也許是在封閉的環境,讓我一度覺得已經做極限了!
為什麼不!?

bluer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