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想到一個問題:
中醫傷科、或者說民俗療法、還是最近又再更名的民俗調理,未來的前展性在哪?
這一陣子因為自己的跟腱又開始有炎症反應,有時候不禁興起想要收徒弟的念頭,
不是為了怕後繼無人,很單純只是想要培養幾個未來可以幫我治療我自己身體的人手,
但是,放眼台灣目前的政策規劃與現況,情勢有點不容樂觀啊!

最基本的就是執照的問題!

沒有一張合格且合法的執照,就沒有一絲絲的保障,
隨時都有可能落入「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窘境,
先不談像小礦工我這樣、已經投入大把時間、精力鑽研這個領域,基本已經定調的『礦工』,
後來的人如果想要在近這個門檻,或許也會先甸量一下這個行業的未來性吧!?

畢竟前人說的好:「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時間終究是一去不覆返的,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這個行業先天的侷限在哪,又會有幾個年輕人願意投入這個職場?
願意花時間去學習:一個沒有執照保障又容易產生糾紛的行業?
(當然要扣除掉一些被人誤導的、或是自己沒考慮清楚的..........)

難道單純當成一門傳統技藝來學習嗎?
然後學了又不能用,是學心酸的嗎?還是當成學興趣的?
難道就讓它就此斷絕!?
然後演變成一個冠絕全球的奇怪現象:

許多即將畢業的準中醫師,在取得中醫師執照,
準備投入職場執業之前,有許多人都會要另外花錢繳學費,
去向隱身在鄉里之間、檯面之下,
沒有執照但是技藝卓絕的各門派大師,去學習針灸、把脈、開藥!?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荒謬而且弔詭的現象?


說穿了還不是因為在學校所學根本不足以應付職場所需,考試結果也純屬紙上談兵,
追根究底還是因為:中醫原本就是一門哲學、一種藝術,
一種case by case的客製化學問,
沒有辦法用西方的方式來純粹數量化、數據化,
更何況由古至今所累積下來中醫的學術派別多如過江之鯽,但在台灣現行的教育制度下,
又如何學到精髓?

試想一下這樣的畫面:

合格、有執照的中醫師,必須放下身段跟沒有執照的老師學藝?
一方面還要怕人家知道他是有執照的中醫師!?


這是多麼滑天下之大稽的一個場景?

這就是我們的行政院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成立這麼多年以來完成的偉大『政績』!?
這就是他們說的:『教、考、用』啊!?
這就是台灣的西醫、官僚、與中醫共同催生出來的畸胎啊!


隨著這些隱身民間的大師一個個凋零之後呢?

這樣繼續發展下去,難道這個行業將注定成為眾多夕陽產業之一嗎?

其實也未必,姑且不論中醫內科的市場,單就中醫傷科、
或是眼光放更遠的中醫外治法的市場來看,
只要是人、就免不了生老病死,避免不了有發生跌打損傷的機會,
正是因為這個市場永遠都會存在,以供需市場的基調來看:只要需求方存在、供應方就不會消失!
只是看用何種方式存在而已?
有尊嚴也是過一天,沒有尊嚴也是過一天,不是嗎?

看起來好像挺悲觀的,不過也沒這麼悲觀啦!
就從小礦工我過去這麼多年來,偶爾在中醫診所中會接觸到一些外國患者來求醫,
反倒是在他們的身上可以看到一絲未來的希望,這要從何說起呢?
因為西方醫學在歐美這些所謂的先進國家,遇到瓶頸的現象開始漸漸有明朗化的態勢,
越來越多的西方人在選擇治療方式時,開始揚棄不斷地藉助打針、
吃藥來達到「消滅」疾病的西方醫學,他們逐漸開始轉向使用自然、天然的療法來治病,
或是調養身體,流傳幾千年的中醫,是越來越多人的選擇!

假使有一天,台灣的中醫師已經淪落到必須要向中國大陸以外的中醫取經時,
這又會是另一個台灣奇蹟了!
我們偉大的行政院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創造的偉大『政績』!!

創作者介紹

浪跡天涯一礦工

bluer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