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傷科的這條路上,我一度是感覺到相當孤獨的,
也許是在封閉的環境,讓我一度覺得已經做極限了!
為什麼不!?
別人看了兩三個月甚至更久看不好的問題,到我手上都可以解決,
我應該自豪才是,但是、我的心裡始終還是有個問號,
真的是這樣嗎?不痛就真的好了嗎?
雖然患者已經很滿意了,但是我自己知道、始終都是差了一點,
但是我不能確認那個「差了一點」,究竟是差在哪裡?
我是不是可以做到更多?
因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知道自己的極限,想要更進步,卻找不到合適的方法;
 
在因緣際會下,我認識了我的桃園老師,
也許是緣分吧!因為他與我就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一個天、一個地,一個北、一個南,原本兩條不相交的平行線,
卻因為他起了變化,感謝他願意給我機會,跟著他重新學傷科!
 
所以、這幾年的時間裏,部落格一直處在「佈告欄」的狀態,
只有上來公告一下店休等等雜事,就是因為、我在升級!
 
這個過程中的痛苦,只有自己最清楚,
除了南北的奔波,最熬人的莫過於在這個過程當中,如何學習「看見」!
要摒棄原有的知識、只是學習的開始,
重新思索人體的結構、也只是過程,
最困難的部分、卻是在如何掌握手底下的「清明覺知」!
所以這幾年,家人說我恍神的嚴重,其實、是我無時無刻都在思索;
 
多虧有老師,不斷地、無私地引領、點撥,
老師的話語,永遠都是那麼樣地言簡意賅,而且用字遣詞之精準神妙,
往往都讓我在學習的過程中,才不斷的在事後發現、不斷的「恍然小悟」,
一切都果如老師所言,最後、點點滴滴、匯流成河;
 
在桃園老師建構的這個系統中,顛覆了我原本透過「知識」學習來的傷科,
原來、人體存在著這麼多的面相,如果不能跳脫出以往的桎梏,
用一個更宏觀的角度來認識,那永遠都是處在「管中窺豹」的階段,
那就一直都會是這樣了;
 
原來、中醫對於人體的結構,真的有一套屬於中醫自己的見解,
而不是建構在西醫的解剖學或是物理治療的基礎上發展出來的「偽」中醫傷科!
 
原來、我們的身體、骨骼、肌肉,都是有其覺知的,
我們必須學會「看見」、必須學會去尊重它,不能把它當成是機械構造一樣修理,
因為、機械構造壞了,還可以換零件,而人體本身的結構,
永遠都是天生的、自然的最好用!
 
原來、在「看不見」的情況下做的任何處置,永遠都是東拉西扯,
長此以往又會衍生出其它的問題出來!
 
原來、中醫的傷科可以真正做到『還原』!
 
所以,我只能說、以我目前的功力,能夠看到的狀況是現在這樣,
我也不知道我以後的觀點會是怎樣?
我只知道,當我可以越看越進去,我能做的事就可以越來越多!
 
這一切、都要感謝我的桃園老師,
帶著我重新認識了傷科、重新的認識了人體,
在他的引領下,我才發現這條「道路」、是這麼的有趣,
是這樣充滿著無限的可能,如同他在課堂上常說的一句話:
『在傷科的這條路上,我只是走你們的前面,我也還沒看到終點.....。』
以他身處這樣的高度還能說出如此謙遜的話語,
這樣恢宏的氣度讓我們這些學生其實沒有理由可以自滿,
只能不停地追趕著他、追趕著自己;
 
感謝我的桃園老師,中醫傷科的宗師泰斗:林兩傳 醫師。

創作者介紹

浪跡天涯一礦工

bluer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