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遇上一個患者,年輕的新手媽媽,
兩手均有嚴重的媽媽手症狀,紅腫熱痛兼有之,
雙手大拇指功能嚴重受限,

但是因為要餵母乳,所以連外用藥都不願意使用,
你該怎麼辦?

假如,你遇上一個患者,年近六旬的老媽媽,
血液透析已有八、九年的時間,左前臂遍佈廔管,
日前不慎車禍,左手鷹嘴突直接撞擊地面,
沒有傷口、但是瘀青嚴重,疼痛腫脹明顯,
造成屈伸功能受限,手臂無法伸直,直接影響透析治療,
但是當天就必須要接受透析治療,
你該怎麼辦?

你認為你不會遇到這樣的個案嗎?

這些其實都是我最近遇到的個案,
但這樣的例子應該不算是極端、少數的案例,
在課堂上,我也不斷地拋出這樣的問題來問學生,
因為以後遇上像這樣不能用藥、
甚至是不能用針的個案只會越來越多,
如果是你遇到這樣的例子,你該怎麼辦?
是雙手一攤、說:我也沒辦法?
除了用針、用藥,你就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解決問題嗎?

永遠記得兩傳老師曾說的一段話,他說,
『對於人體結構而言,我們的手也可以視為一種藥,
藉由我們的手回復結構的平衡,從而慢慢喚醒身體的生機,
以達到長養的效果,雖然花費的時間長,但是勝在自然。』

很喜歡這段話的意境,也願與大家共勉,
結構是活的,充滿著變數,可是你的手也是活的,
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是活的,
當你掌握了道理,就可以因應任何狀況臨機應變,
用活的「藥」、治活的「人」,不是更勝一籌嗎?

回歸到原點,專心、練功吧。

森然‧劉緯成

創作者介紹

浪跡天涯一礦工

bluer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