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遇到一位腰痛的個案,會腰痛的原因非常有趣,
因為、去學‧織‧布!?

是的,學織布,
因為她有一半泰雅族(Atayal)的血統,
但是、原來部落織布的技藝已然失傳,
因為沒有文字、只憑口述,一旦下一代人無心,
傳承很容易就斷絕,
為了尋根、為了可以重新傳承,
她特地從高雄跑到宜蘭縣南澳鄉的泰雅部落,
去學習當地部落的織布技藝,
繼續深談之後我才知道,
原來,原住民織布有著地域性的差異,
即使同樣是泰雅族,不同的居住地,
也會自行發展出不同的圖騰及服飾穿法;

說到這我不禁疑竇四起?
這樣跟原本的傳承就不一樣了,不是嗎?
她用原住民特有的樂天笑容回答我,
原本的傳承本來就已經斷絕,消失了就消失了,
但是這一方水土還在,部落的人還在,
既然是同一方水土、同一方人,
再孕育出的文化應該也不會相差太多,
雖然是新的元素,但它也是泰雅(Atayal)的一部分,
那就從她開始吧!重新開始部落的傳承!

聽到這裏,其實我心裡的觸動甚深,因為,
傷科面臨的窘境,何其相似?

因為在傷科這個領域裏講究的,
應該是一份手感、一種感覺,
因為在同一個手法裏,手感決定了手法的細膩度,
否則,同樣的手法,
為什麼在師父做來可以達到的效果,
徒弟做不到?
既然是手感、感覺,就必須反覆檢驗,
因為感覺是主觀的,即便是師帶徒、手把手,
還是需要一次一次的在每一個不同的人體狀況下不斷確認,
直到師父認定師徒的感覺已經一致,方才完成,
這個過程無法透過任何文字或是口述的方式取代,
而手法操作時力量的收發,更是另一種手感、感覺,
力量的收發,正是武人的專長,
因此早年傷科的學習,或多或少都必須習武,
偏偏,我們這個文化自古以來崇文輕武,
少有文人會投身傷科,因為難登大雅之堂,
因此也少有文字保留下來,
所幸、跌打損傷的需求一直存在,
這些透過習武與大量實做而來的體驗與經驗,
還能在鄉里間、市井裏,卑微地喘息著,
隨著時代的更迭而逐漸凋零;

還好,我們這個世代,有兩傳老師!

他獨特的出身,讓他既是文人、也是武人,
讓他可以用精準的文字與語言來傳達手感、感覺,
而他獨到的中西醫經歷,加上融合了數家之大成:
  太郎師公的「家底」,  通宵師公的「術」,
  泰山師公的「道」,  士林師公的「拳」,
創造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理』,
不斷演化的結果,讓這個『理』已經超越傳統傷科的極限,
我們可以處理的,已經不單單只是跌打損傷,
雖然依舊做不到傳說中「起死人肉白骨」的程度,
但是透過手法與針法這樣物理性質的方法,
讓我們已經可以調整許多所謂先天性及原發性的結構異常,
甚至、透過結構調整,讓人體發生瀑布式的漣漪效應,
進而讓臟腑產生化學性質的變化,
可以治療許多傳統意義上的內科疾病,
這已然顛覆了中西醫現知的範疇,
我真心的認為,


有了兩傳老師,現在、就是傷科的黃金時代!

只不過,隨著兩傳老師對於人體的認識,
深度廣度不斷地加大、加深,
他的高度、我今生難以迄及,
只期許自己,扮演好一個導讀者的角色,
用我的方式、觀點與角度,來補充、來注釋,
希望可以引領著後人來閱讀這本「不斷進化的無字天書」,
直到超出我的能力範圍為止;

這次的"同學會",
我示範調整了二位、一般認定是先天結構異常的案例,
希望透過這個過程,讓每位同學瞭解,
「傷科」可以不只是「傷科」!
前人還在路上走著,我們更沒有任何理由懈怠,
傳承,是需要一代一代人持續堆疊上去的,
把握好這個現有的、也許是僅有的黃金時代,
希望你們有接收到我想傳遞的精神,
也希望大家今天都有所得,
加油。


森然‧劉緯成 於2017-09-30森然臨床實戰研習營

創作者介紹

浪跡天涯一礦工

bluer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