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有患者再問,
在療程中他自己可以回去以後做什麼動作當成復建?

或者是日後可以做什麼運動、既可以運動,又可以保養身體?
這時候我的回答通常是,走路;


大部分的人聽到這個答案,多半滿頭霧水?
走路?
每天都在走啊?
而且甚至有人會回答我,每天都有專門撥時間把走路當成運動,
走一萬步二萬步的都大有人在,
這時我就會告訴他,要走對、才有效!

其實這裡所謂的走路,是指兩傳老師所傳下來的一個系列功法,
他從習練內家拳的體悟中,簡化出一個人人可修的步法,
從站姿開始、一直到學習步態的改變,最後達到任督二脈的升降,
除了自主性的改善骨架的狀態,
動態中所有的肌肉臟腑會平衡並歸位到一個最佳狀態,
從脊椎到氣血一併活絡,
甚至透過這個方法、可以學習修定與觀照,
雖然這個功法有著這麼多優點,
但是缺點是必須有人引領,否則有太多細節容易忽略;

因此,兩傳老師也不斷地嘗試再將這個功法簡化,
希望有更多人可以因而受益,
最近有學生再次問到他關於走路的問題,
他現在丟出來的答案更簡單了,
去穿木屐、學走路!?

以往,我一直以為兩傳老師穿木屐,
是為了補足他在治療患者時、他自己做為支點的腳不夠長,
才需要穿木屐墊高,
但這一次他居然丟出這樣的答案,不得不讓我正視這個細節,
因此我也開始穿木屐、重新學走路,
這個過程中才體會到他背後隱含的深意,
但是,並非任何木屐都可以有這樣的效果,
必須是兩傳老師設計指定的款式,方才有效!


首先,木屐是方型、且屐下有齒、齒亦為方型,
因此穿上木屐便強迫走路必須要腳尖向前,並且維持兩腳間距等寬,
且、屐齒有二,行進間必須讓二個屐齒同時上下,木屐才能走穩,
如此,迫使步態改變成“鬆起平落”、全腳掌一次落地,
步態轉變成兩腳重心自然輪流轉移;

 

其次,因屐齒位置略為集中,
所以身體的重心必須落在舟狀骨與楔狀骨中間,
不可以照平常一般人落在距骨上的姿勢,
縱軸與中軸因此同時回正;

 

最後,因為木屐為平面,
在腳尖朝前時、足弓的動態如同赤腳走路、受力最為自然且完整,
踩在木屐上,此時腳掌平均受力,
足弓所有的關節面與肌群達到完全開闔伸展,
對於足弓而言等於重新重組訓練,
連帶地由下而上、對於結構產生重新排列的效果;


更別提在行進間身體順著步態節奏,
輕輕搖晃中感受到的修心與對自身清明觀照的體會;

一雙看似平淡無奇的木屐,其中蘊含的巧思與智慧令人咋舌,
這簡直是學走路最方便的捷徑,
我想,除了被治療的患者,身為醫者,更需要多加體會,
除救人自救外,也是一種修行的法門,

一起來學走路吧!


森然‧劉緯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rax 的頭像
bluerax

浪跡天涯一礦工

bluer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