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在回答學生問題時,學生無意間提到說,
其實有不少學弟妹問他想學我們這個系統的手法,
但是他都勸人考慮清楚,這不禁讓我好奇心起,

要考慮什麼?
有什麼好考慮的?

他說,雖然很希望大家來了解這個系統,
可是如果只是希望自己以後能夠快速處理病人的話,
那就會失望了,因為這不是一蹴可幾的,
不過會這樣想的人在心態上也就少了些本質上的東西;

本質上的東西?什麼是本質上的東西?
所以有了後面的文字;

其實我挺開心,又引了一個學生上路,
現在才慢慢明白我的老師跟我說這句話的用意:
「老師只是引領路,不是拎著上路的。」
學生的態度如果不對、心如果沒打開、不開竅,拎著也沒用!
白費力氣..............

徵得學生同意,將他的心得分享於後,
希望讓想走這條路或是正在走這條路的人多點....感覺。


森然‧劉緯成

=========================================
還記得第一次上課時,老師在一開始就問大家為什麼想學這個門派的傷科,自己確切的回答到底是甚麼已經不記得了,只依稀記得當初覺得傷科怎麼可以只用搖來搖去就完成身體的的歸位呢?這也太有趣了!而且剛好有同學想要一起學,所以就來學學看,沒錯,當初就是這樣的膚淺的選擇了而走進來想要一探究竟,不過這也因此開啟了一條魔法通道。

   為什麼說是魔法通道呢,就如同老師之前有篇文章寫過「魔法的歷程其實就是在探討追求能量的本質;能量的本質,質量的本質,人體的本質,道理的本質,又何嘗不能視為一體多面的表徵?」,我覺得越學習這個系統,越有這樣的一個感覺,很多東西都是一體多面的而已,只是你從哪個角度去看,如果從一個鮮少人去觀察的角度去探索的話,很容易就會被大眾認為這很神奇,就像是魔法一樣。

   其實一開始並不知道自己竟然能堅持這麼久,畢竟一開始接觸的時候根本挫折不斷,要摸甚麼要感覺甚麼根本不知道在幹麻,自己到底做了甚麼完全不知道,其實這樣聽起來還蠻可怕的,這樣你的病人到底是變好還是變不好呢?一開始練習時,弄完都會問人家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很害怕自己亂用把別人用壞,所以真的很感謝當初給我練習的各位。漸漸地手底下似乎有些東西會慢慢浮現出來,順和不順的感覺,緊和鬆的感覺,尖銳和平滑的感覺…上了診斷班之後,有一些東西就慢慢的可以連貫起來了,但是卻也是另一個噩夢的開始,因為很多感覺是更微細更微小的,有很多時候覺得根本是因為老師說了之後,自己所想像出來的,根本不是自己摸到的,況且,就算是自己摸到的東西,可是能夠確定你手底下的感覺就是老師想要傳達的感覺嗎?在這之間只能夠靠不斷的反覆提問,去驗證,所以老師也常說,「沒有問題的話就是最大的問題」,因為你根本連問題在哪都找不到。

   學這門傷科第一件事要學習的就是如何「放下」,其實學很多東西都是如此,如果用本來的知識去解釋,有可能會有衝突,當遇到衝突的時候該如果應用原本的知識去解釋,很可能就會走偏了,這個特質我覺得是和西醫很不一樣的地方,在西醫的體系之下它後面有很大環環相扣的網絡,這些網絡很多都是可以互通有無的;可是中醫卻不然,但這也是它獨特的地方,很多門派的東西它有時候會互相衝突,但是當你淨空之後,重新透過他們的邏輯思考,你會覺得非常的合理,之前聽過有個比喻我很喜歡,就是中醫系統裡,每個門派,每個作者,都有屬於自己的一張地圖,你要找到寶藏你就必須要拿對地圖,拿錯的地圖你就無法找到他的真理。同樣都是中醫,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呢,這就要回歸到剛剛一開始講的,這些都只是一體多面的,有時候只是層次上的問題而已。如果想要學好這門傷科,必須要先做的就是要先放下以前的所學,重新建構新的思惟觀,否則走到一個階段一定會需要砍掉重練…

   等到「放下」得差不多了,下個階段就是「我執」,這門派的獨特就是在於它的「感覺」,感覺這種東西總是讓人曖昧不清,到底是自己真的摸到的,還是腦中自己想像出來的呢?我想截至目前為止,很大部分我都是自己想像的吧…很多東西在手底下都還是似懂非懂,這些都是因為練習不夠的關係,不過這些也都急不來,如果心不靜,只會有越來越多的雜訊在手底下出現,如果心不靜,那麼一切都是枉然。

   學習的過程中,一定需要不斷的練習,不斷的去感受,心要靜要細,說起來也是件蠻累人的事情,不過為什麼它會這樣的深深吸引著我,就是因為在幫人家調的過程中,有時會出現一些令人驚奇的回饋,讓你不禁思索到底為什麼會這麼神奇,在不知不覺中就會沉迷在這個世界裡面,但是請相信,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挫折中渡過,內心會不斷的OS:「我不是和老師做一樣的嗎,到底為什麼沒有好?」,不然就是「甚麼叫做力量的連線ㄚㄚㄚ?我這樣到底有沒有連上去呢?」…不過有的時候也有這種「噢!我到底做了甚麼他怎麼會好了?」、「欸!剛剛好像有甚麼東西跳開的感覺欸!」之類的很多內心劇場,也就是這些小驚喜一直讓我無法停止去學習。

  其實一直都希望大家一起來認識這門派的傷科,畢竟能夠讓大家從不同的角度去看事情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能夠提供一個想法、一個靈感,而且透過這樣的一個方式可以更了解人體,不管是對於醫者或是病患都是很不錯的;至於會不會希望大家來學習,走到現在,我只能說當然可以啊,任何事情都還是要嘗試看看才知道適不適合自己,才會知道自己會不會喜歡,能不能接受,但是真的要知道,這個門派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很多東西都講求一種感覺,如果你抱持著學一項技術的心情來學習的話,也許會和預期的有很大的落差感,不過這就是另外的問題了!

   對我來說,現在才只是個起頭而已,思惟觀也才慢慢建立中,在這之後相信就是不斷的練習以及不斷地建構思惟觀吧,兩者相輔相成才會慢慢地前進,後面的路還很遙遠,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能感受到、做到怎樣的一個程度,但是至少我習得了一個看病的不同角度以及思惟,也許到現在還只是在讀它的概論而已,而且可能在讀到前面幾頁而已…,不過沒關係,就慢慢看,慢慢去感覺,慢慢去修正,慢慢去觀察,慢慢去探索,不斷的提醒自己任何東西都是一體多面的,不要被眼前的東西給蒙蔽了,自己做了甚麼只有自己最清楚,努力做到知行合一,然後不要忘了渴望求知的這份心意。如果老師再問我一次為什麼要學這個,我可能還是會說,因為很有趣,而且又可以幫助我更了解人體,然後如果因為這樣又可以幫助到更多人,那麼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rax 的頭像
bluerax

浪跡天涯一礦工

bluer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