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收到一個有趣的訊息,問道:
「傷科的課會再開嗎?會教心法嗎?」

心法是用教的嗎?

其實我曾經聽過一個更荒誕的說法,
說:心法,是討論出來的.............

我以為、所謂的心法,應該是:口傳心受,
問題是:你的心、有打開嗎?

自從我開始教課以來,學生最常問到一個問題,
就是:為什麼一樣的手法,用在不同的個案身上,
有時候有反應?有時候沒反應?
其實,這又是慣性思考使然,習慣了西式教育下的我們,
一直在追求一個標準答案,所以一旦"答案"不對,
直覺的就懷疑"解題技巧"有問題,就想要換方法!
在這條路上,我看過太多人都是這樣的反應,
他認為他做不到的原因是因為方法不對,
所以到處上課、到處觀摩,因為他想要再去多學點新方法,
這樣、或許就能補足他缺失的環節,
這背後沒有說出口的,其實就是一種懷疑!

「你覺得自己學的方法不夠多,」
「你覺得老師教的方法不好用、不符合邏輯、不夠快速有效,」
「我應該可以找到更有效率的方法,
不用像老師說的一學就要三五年!?」
「你覺得老師都不說重點,總是說些空泛的場面話,
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講標準答案就好?」

你如果想要進入的是一個全新的境界、領域,
你是要用你自己的邏輯思考,
還是想辦法去趨近老師的思惟?

在兩傳老師的系統裏,最有趣的一個面相,就是"變",
但是這樣的變,並非代表不完整、不成熟,
而是對於人體不同層次的理解,
因此、在每個時期他所提出的觀點、以至於手法,
都是當時他所理解的這個層次完整的系統,
既然是系統性的手法,當然就可以做到還原,
但是、指的是這個層次的結構,
你可以完整還原的層次越深入、越細微,
你可以做到的事就會越多;

而你自己東拼西湊的結果,究竟處理了哪個層次?
你的手底下清楚嗎?
如果你的手底下不清楚,要怎麼樣才能夠清楚呢?
是不是需要把"心"靜下來,靜心才會有"清明",
這時候你才有機會不斷地比較"異"與"同"之間的差異,
感覺到了差異、才慢慢有機會碰觸到"直觀"!
這不就是修行嗎?
這就是東方文化下發展出來的邏輯思惟,
如果你追求的,是一種感覺,
感覺、是這樣訓練出來的;
你還認為老師跟你說的、是『空泛的場面話』嗎?

很喜歡兩傳老師以前常跟我們說的一句話:
『西醫、是知識的累積,有多少知識就可以做多少事,
而,中醫、是讓你長智慧的。』

你要學習的,究竟是「知識」?還是「智慧」?
其實,你只需要一個引你上"路"的人而已;

最後,節錄兩傳老師在2018-04-15臉書發文「鬼扯蛋 學習」
其中的一段話,給我的學生,希望你們重新再看一次,
能夠再多些感覺,加油。

『第三,我是准許錄音的,這跟我的學習理念有關。我幾乎是不抄筆記的,寫筆記也只是怕睡著,從來不再看,因為我覺得記不進大腦的都是垃圾⋯⋯

記筆記時寫下的重點,也只是用我們原本理解的知識體系去推演出來覺得重要的,這些我們自己推演就好了,還花時間金錢來學習幹嘛!要學就是原本生命經驗內容裡所沒有的,那種東西出現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全然的茫然,那就當下算了,表示我們的生命還沒有準備好去接受,記不住也寫不下,寫下的也只是原本經驗裡的東西。另外一種是激烈的撞擊,原本知識系統被某種程度的摧毀了,震撼之餘,接下去就是辛苦的尋思重建,怎麼會忘記呢?那時候用筆能記下來什麼?錄音可以提供重新找到震撼下的一些蛛絲馬跡。衝擊的是思維,一堆人想錄一些動作回去學,真是笨驢一堆。有用的我已經歸納為清楚的思維體系等你自己去重新探索,我如果不想讓你知道,你看到眼睛凸出來也不可能看得懂我在做什麼的,這上過我課的學生應該能理解。

所以我常跟學生說,如果要去學習,老師教的只是一些如何應付疾病甚至是症狀的辦法,而完全無助於對生命的理解,不能讓你看見生命本質的運作,那這種老師還是不跟的好,免得學了一些垃圾造成知識障。不少教脈學的也是,一堆脈點變化代表什麼身體症狀,用什麼方藥對應,這也是知識障的一種,障道了⋯』


森然‧劉緯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rax 的頭像
bluerax

浪跡天涯一礦工

bluer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