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課程已經準備進入尾聲,
不同於往年,我今年遇到最多的一個問題,
是學生問我:「老師,你教的手法怎麼會跟別人不一樣?」
 
其實,每個人對於手底下的解讀,都是各自不同的,
所以我沒有辦法回答、其他師兄是怎麼傳達,
但是,我想、精神應該是不變的,
最後剩下來的,就是意境的問題;
 
我想借由我的老師、一段回覆別人的文字,
或許可以幫助大家揣摩、理解,意境的神髓;
 
『當你不出力牽拉著病人的手,清楚掌握翻旋伸屈,那就是“涵著”,應該是“含著”,就是用嘴唇含著果凍的感覺。 
 
“引著”是有方向目標,用含著的方式,帶動病人的手,像引一根骨頭或引著結構網絡走。到極限,就是要增加引的力量就停,那時不是要改變方向就是要改變體位了,貼切點的比喻是拉以前老式的桶狀摺疊紙燈籠,一定要直的往上拉,才能感覺平均而不費力,當要出力時,不是歪了就是極限要到了。 
 
關鍵在慢一點,輕一點,靜下心來,細細體會,旁人教不來的。 
 
或者是看著入門的人操作,靜靜品味那種神韻,或是讓入門的人操作體會那種感覺。如果被操作過也看過還不能領會,唯一的理由,就是沒有耐心靜下來試,不肯不敢相信自己的手而已。』 
 
我的老師,耳提面命的大原則只有兩個:一是將不可動的變可動,一是勢的順逆;
 
而上過我的課的學生,應該還沒有忘記我在課堂上反覆提及的原則:
一、減少變數,無論這樣的變數是源自於你、或者是患者;
二、不可以用力,只要你想要用力、就是開始對抗了;
三、不可以用槓桿;
四、找尋順手與不順手的感覺;
 
其實我的原則就是我的注釋,希望能夠幫助我的學生更快理解我的想法,以及我所認識的「這個世界」,
接下來就是你的手,
有沒有接收到我想傳達給你的觀點,
最後、還是意境,一樣都走在這條路上,
我跟你們一樣都在追尋那樣的境界,
那個、就只能透過你自己的眼睛,去體會、去觀察了。
創作者介紹

浪跡天涯一礦工

bluer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