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遇上有一個非常有趣的案例;

這個個案是三十餘歲的男性,在工廠上班,
來的時候是被老婆攙扶進來的,

可是我第一眼注意到的卻是他的臉整個異常都腫起來,
但是後來他的主訴是他的左手抬不起來,
一開始是在左側後斜角肌與斜方肌的位置有逐漸明顯的痛點,
然後逐漸蔓延至整個左側肩膀,以致于左手逐漸無法施力;

在讓他自己試抬手的過程中,我注意到他左側的胛骨完全無法滑動,
左前側上段肋骨也合併產生一個異常凹陷的感覺,而且一抬就痛,
往前抬手的角度連平舉都做不到,
觸診檢察的結果,大約是左側第二第三肋被整個拉歪翻出來,
所以卡住左肩胛骨讓它無法在體壁上順利滑動,
而張力的來源卻是來自於左上頷骨接近顳顎關節處!?
這時我心想:該不會連他的臉腫起來跟手也有關係吧?
所以就直接問他、他的臉是怎麼回事?

一問才知道,原來這一年他都在做齒列矯正,
不過因為以往曾拔除蛀牙的關係,他有三處缺齒的空缺,
因此口腔外科醫師給他兩個建議:
第一、植牙,將三個缺齒的空間都補齊,
第二、削骨,按照口腔外科精密計算後的角度,削去部份下頷骨,
使得齒列往中間集中,這樣原本缺齒的空隙就會被相鄰的牙齒擠過來補滿,
如此就可以省去植牙的動作;
基於費用的考量,這個個案選擇了削骨,
然後,手就抬不起來了..............
有誰會想到,這其中的因果、居然有這樣的關連性?

個案是去年的九月初動的手術,直到手抬不起來,
來找我已經是十月中旬了,
可見他當天臉上的腫,其實是術後內部仍然在發炎的現象,
而為什麼經過這麼久還在發炎?
那就是因為有個異常張力存在,將內部傷口持續繃住才會依舊發炎,
這樣等於是形成一個共軛構的惡性循環,
如此,所有的過程與時間點剛好都可以兜得上了!

像這樣即便是骨頭實質發生改變的狀況,還是可以調整的,
上過我課的學生都應該知道另一個橈骨少一段的小妹妹案例,
我們要做的、就是把身體重新「穿」回去,
不過在對稱的狀況下是把身體穿"正",
但是在這一例中,我們要把它穿"歪",
當下個案疼痛就緩解了七八成,手就可以抬超過50度了;

我相信像這樣的個案不會是特例,
而且我也相信這不是很特殊、只有極少部份人執行過的手術,
既然口腔外科會提出這樣的選項給患者,
就代表它一定是個相對成熟的技術,
就不可能是每個人在術後都會手抬不起來!
但是為什麼這個患者會發生這樣的現象?

我想,還是要回歸到中醫與西醫對於人體本質的認識是不同的,
西醫的觀點還是把人體當成機械構造來"修理",
凌駕于人體上,可以恣意改變?
但是、人體其實是一個活物,
它會生長、它會代謝,
它會適應、它會學習保護自己,
它既受到意識的支配、它也有自己的覺受,
它會受到每個人不同的生活習性、
工作背景、甚至是情緒,產生許許多多不同細微的變化,
這樣細微的變化是目前還沒有辦法透過計算能夠完全涵蓋的,
既然無法完全涵蓋,那這個無法涵蓋部份的患者就是活該倒楣嗎?
或者是他們把這樣的案例歸咎為機率的問題?
本來就會發生?又或者又要用「原發性」來解釋?

發現槓桿原理的阿基里德說過:
「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舉起整個地球。」
這也充分的說明了東西方從文化上的根本差異,
在面對人體的時候也是;

我們的身體,是活的,是一個環環相扣的整體,
某種程度上它是一個完全契合的結構,
它會不斷地尋求平衡,即便身體內有些異常的平衡存在,
它也會用整體的平衡來均衡這些局部異常的平衡,
直到沒有緩衝空間為止,
因此,沒有任何一個外物,可以完美的加入這樣的活體而不造成失衡,
更遑論利用槓桿的觀點與方式,將身體的某處當成一個支點,
企圖改變這個連續的活體,這樣的做法、
只會把那個當成支點的結構逐漸搞壞,再產生新的問題,
然後,再來歸咎:時間到了,它本來就會老化嗎?
如同那個調整筋膜的牙套!?

老老實實的還原身體吧。

森然‧劉緯成

創作者介紹

浪跡天涯一礦工

bluer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